48文學網 > 都市小說 > AV拍攝指南 > 324:小法師的狂風咒
    自從來了星程,喬橋除了上課就是練槍,已經好久沒摸鼠標了,陳憲提起游戲,她還真有點手癢癢。㈣8Wx.ǒrG

    電競社其實也好幾次通知喬橋參加線上比賽,但她被幾個男人搞得團團轉,每回都錯過,社長都對她有點意見了。

    慚愧慚愧,以後還是得常練手,游戲可是終身事業,絕不能扔啊。

    胡思亂想著,游魚網吧就到了,確實離學校不遠,門頭也做得時尚氣派,一看就是走得高端路線,不是那種充斥廉價煙味的便宜網吧能比的。

    喬橋剛要進門,就被一個戴眼鏡的小胖子攔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美女,我們網吧今晚被包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陳憲叫我來的,他在嗎?”

    小胖子愣了愣,重新打量了喬橋一番,語氣立刻不一樣了:“原來是喬社長,快請進,陳少他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喬橋跟著他向內室走去。

    這網吧裝潢豪華,鍵盤和鼠標都是數得上的好牌子,配置相當高。一樓大廳擺著連號的好幾排機子,已經有不少人戴著耳機劈里啪啦開戰了,但沒有一個女生,清一色全是男人。

    其中有幾個穿著星程的校服,不過大部分都是便裝,喬橋也看不出他們的來歷。

    不過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——年輕。小的十五六歲,大的也只有二十多,正是沉迷游戲的年紀。

    小胖子領著喬橋穿過大廳,作為全場唯一的女生,她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,可能放在別人身上會覺得不自在,但喬橋卻只想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哈哈哈,我胡漢三又回來啦!

    她太熟悉這種感覺了,高中省吃儉用拿著從牙縫里摳下的錢去網吧,鏖戰一整夜,第二天再去校門口買兩個包子囫圇著吃完,肉體疲憊但精神卻非常富足。

    還能讓她短暫地忘記生活中那些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喬社長,陳少特別給你準備的座位。”小胖子把她領到一處單獨不聯排的機子前。

    嗯……確實挺豪華,椅子都是真皮的,網吧界的“土豪座”。

    喬橋坐下試了試手,不由得心里感嘆一句,要是當年自己技術巔峰的時候能用上這麼靈敏的鼠標,PVP排名還得再靠前點。

    熟練登錄上自己的帳號,簡單翻了翻裝備,又去拍賣會轉了一圈,心想還是得跟陳憲要個號,游戲更新換代太快了,當年她這一身算頂尖,現在早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陳少來了!”

    不知誰喊了一句,大廳里忙著奮戰的人紛紛摘下耳機,顯然陳憲在他們中很有威望。

    陳憲目不斜視,理都不理這幫人,直奔喬橋而來。

    “社長!”陳憲提著一個購物袋,殷勤地把里面的飲料一瓶瓶擺出來,都是不同牌子不同口味的,“你想喝哪個?要是沒有我再去買。”

    小胖子在旁邊弱弱插了一句:“陳少,網吧有飲料。”

    “能趕得上超市全嗎?萬一社長不愛喝怎麼辦?”陳憲臉一沉。

    小胖子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他這麼興師動眾搞得喬橋怪不自在,只好從中隨便拿了一瓶,“就這個吧。”

    “胖子,這款再去給我買10瓶。”陳憲指著喬橋挑中的飲料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喬橋:……

    “社長,這是你自己的號啊?”陳憲看屏幕上的小法師,“這是三年前的裝備了,好久沒玩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我還想跟你說呢,能不能借我個號——”

    “阿全!”陳憲一嗓子叫來一個精瘦的男生,“把你號上的‘蓮花套’給社長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?”阿全皺眉,“那可是法師頂級套裝,咱們公會也只湊了這一套啊。”

    “讓你給就給,哪兒那麼多廢話。”

    喬橋見勢不妙打圓場:“我又不常玩,給我也沒用,就當暫時借用吧。”

    阿全臉色這才好點,但臨走也狠狠瞪了喬橋一眼。

    喬橋摸摸鼻子,她發現陳憲還真是她的頭號黑粉,走哪兒都給她招黑。

    換上阿全給的裝備,小法師頓時鳥槍換炮,刷了幾張圖後手感也回來了,喬橋示意陳憲可以開始下副本了。

    “來,先刷個小的練練手。”陳憲的游戲形象是個揮舞雙斧的戰士,跟他本人差距有點大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陸續上線,阿全也是個法師,胖子是個射手,還有一個醫生和一個刺客,五人小隊有模有樣,一看就是辛苦磨合過的。

    喬橋跟著他們下了副本,雖然幾年沒玩不熟悉新地圖,但手感還在,除了剛開始放技能有點磕絆,後面就越來越順暢了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喬橋操縱著小法師對一個蘑菇怪詠唱,還沒唱完蘑菇怪就被人秒殺了。她轉了轉視角,看見放技能的是阿全。

    可能是意外吧。

    小法師噠噠噠跑遠了一點,結果仍然是沒唱完怪就被清了。轉頭一看,阿全也跟了過來。

    那這就很明顯了,這家夥在搶她的怪嘛。

    喬橋表示理解,剛才聽他們幾人聊天,阿全應該是陳憲這幫朋友中技術最高的,又跟她一樣是個法師,還被陳憲扒了套裝給她,心里有氣很正常。

    喬橋心想反正手感差不多找到了,繼續刷沒意思,有人幫她自然樂得清閑。

    她有意逗逗阿全,故意一會兒跑東一會兒跑西,做出想要離阿全遠點的樣子,阿全自然在後面緊追不舍,喬橋一舉起法杖,他就先發制人把那片的怪秒了。

    哈哈,真省事,簡直自動清怪機嘛。

    喬橋玩得不亦樂乎,陳憲卻摘下耳機沖阿全吼了一句:“阿全!你干啥呢!”

    阿全臉色陰沉地扔下鼠標:“老大,這女人連怪都搶不過我,能帶咱們下副本?”

    喂喂,什麼叫搶不過你,我是沒搶好吧?

    陳憲也火了:“不想下就走人,少嘰嘰歪歪的。”

    他說話很有分量,旁邊的胖子等人都不敢有異議,但看喬橋的眼神中都帶上了懷疑和不滿,估計覺得要不是喬橋在,老大不會對他們發火。

    喬橋輕咳一聲:“我畢竟是新來的,大家懷疑我的技術也可以理解,這樣吧,反正在副本中一時半會兒出不去,就當切磋技術了,阿全,咱倆就比一分鍾內看誰刷怪多你看行嗎?”

    陳憲:“社長,你不用——”

    喬橋沖陳憲搖頭,示意他別管。

    阿全冷笑:“好啊,你攻擊多少?我跟你堆到一樣,省得輸了說我欺負人。”

    喬橋報了個數,阿全調了一會兒裝備,小胖子當見證,確認兩邊整體攻擊力差不多了,就比了個OK的手勢,意思是可以開始了。

    阿全熟悉地圖,早看好了一處怪物刷新點,一馬當先往那邊跑,喬橋跟在他後面,不過她并不著急,因為她的目標就不是刷怪。

    阿全不愧是技術擔當,手速飛快地摁下一串技能,喬橋還沒趕到,阿全的詠唱已經快結束了。他在屏幕前打了個哈欠,覺得這場比試毫無懸念,他可是算好了怪物血量選擇的技能,在堪堪將怪秒殺的基礎上做到范圍最大化,喬橋就算跟他用一樣的技能,因為釋放太晚,等技能放出來這片怪早被他清完了。

    詠唱結束,他信心滿滿地等著收割經驗,沒想到一陣狂風卷來,把原本傻乎乎等著屠戮的怪物全吹開了,而且恰好吹出了他的技能范圍。

    技能放空了,一個怪都沒殺死。

    至於狂風的來源,當然出自喬橋的小法師之手。

    陳憲目瞪口呆:“社長!你太牛了吧?你怎麼知道阿全要放哪個技能?”

    喬橋嘿嘿兩聲沒說話,繼續全神貫注盯著阿全的法師。

    阿全現在也體會到了被人搶怪的郁悶,但同時也對喬橋刮目相看,能準確把怪吹出技能范圍可不是容易的事,而且狂風是沒有傷害的,如果想靠這種方法搶怪,必須保證一個漏網之魚都沒有,否則阿全就能拿分,喬橋就輸了。

    不過,離一分鍾結束還有幾十秒。

    阿全繼續詠唱,他不信喬橋真就那麼厲害,能做到一次失誤都沒有。

    喬橋的小法師追著阿全跑,像個煩不勝煩的影子,而且每次都能恰到好處地把怪物全吹開,阿全氣得連摁鍵盤都不自覺用上了力氣,砸得‘啪啪’響。

    “時間到!”小胖子拿著表,念出比分:“零比零。”

    阿全摘下耳機,心服口服:“我輸了。”

    喬橋:“沒輸,零比零嘛,大家打了個平手。”

    阿全一聲不吭,又把身上一根法師頂級法杖交易給了喬橋。

    喬橋:“給我這個干嘛?”

    陳憲:“社長,你就收著吧,不然他今晚睡不著覺。”

    喬橋只好接受。

    小本下完,幾人準備刷大本了,喬橋伸個懶腰,一扭頭發現陳憲兩眼晶晶地盯著她看,活像一只毛茸茸的大狗,如果他有尾巴,估計已經搖成螺旋槳了。

    喬橋不自覺後仰離遠點:“你怎麼了?”

    陳憲不好意思地撓撓頭:“社長,我還是叫你喬姐吧,感覺叫喬姐親近些。”

    喬橋松口氣:“哦,這個沒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以叫喬橋嗎?”

    “都行啊。”名字起了不就是讓人叫的嘛?

    “嘿嘿,那就行。”陳憲搓了搓手,“喬橋,不然別刷本了,咱倆出去吃飯吧。”
下载山西快乐十分app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