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文學網 > 其他小說 > 替天行盜 > 第三百三十七章【森羅溝】(上)
    羅獵道:“還記得咱們在黑堡遇到的克隆軍團嗎?“

    張長弓倒吸了一口冷氣道:“你是說那孩子……“

    羅獵搖了搖頭道:“我無法斷定,不過我們在黑堡所遇的克隆人神情呆滯,這孩子倒是非常靈動。“

    張長弓道:“如果他是克隆人,那么風九青?“

    羅獵道:“風九青很不簡單,從我們目前了解到的情況她和藤野晴子的關系應當極其密切,或許她從藤野晴子那里得到了什么,又或者……“羅獵的話沒有說完,因為他看到前方有五人在等著他們,為首一人是老魯。

    老魯五人全都全副武裝,遠遠向羅獵道:“張專員,在下奉大當家之命在此恭候多時了。“

    羅獵點了點頭,剛才李長青并未提起老魯也要同行,按理說老魯不會自作主張,看來李長青對自己仍然留了一手,羅獵微笑道:“勞煩四掌柜。“

    老魯也不多言,隨同他前來的四人,兩人去前方引路,兩人來到后方斷后,老魯和羅獵、張長弓并肩而行。老魯道:“森羅溝乃飛鷹堡的禁地,平時我們是不會到這里來的。“

    羅獵道:“聽說森羅溝是埋葬死人之地。“

    老魯點了點頭道:“你有沒有聽說過天葬?“

    羅獵聽說過天葬,不過天葬是青藏高原那邊常見的葬禮方式,在千里冰封的北國,還很少聽說有天葬這種形勢。

    進入森羅溝,老魯主動向他們介紹道:“知不知道森羅殿?“

    張長弓點了點頭,閻王爺辦公的地兒他當然知道。

    老魯道:“傳說森羅溝歸閻王爺管。“

    羅獵笑道:“四當家不是信耶穌啊?“

    老魯長嘆了一口氣道:“信過,可不靈,現在除了自己我什么都不信。“

    羅獵道:“你們大當家呢?“

    老魯被羅獵問到了關鍵之處,滿懷敵意地看了羅獵一眼道:“大當家救過我的命,他讓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,就是讓我死我也不會有半句怨言。“

    羅獵呵呵笑了起來:“佩服,佩服,四當家忠心耿耿,日月可鑒,你明知李大掌柜不會讓你去死對不對?“

    老魯察覺到對方明顯是在故意激起自己的憤怒,不過他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,輕聲道:“好死不如賴活著,能活著誰也不愿意去死,你說對不對?“他不忘向張長弓看了一眼道:“這位老弟,你是張專員的部下,如果張專員遇到危險,你愿不愿意犧牲自己的性命去救他?“

    張長弓憨厚地笑了起來:“從來都是專員救我,如果真有危險,他一定會首先沖上去。“

    老魯點了點頭,他明白了張長弓話后的意思,這樣的人,手下人又怎能不甘心為之賣命?同時也表明了張長弓對他強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羅獵道:“他不是我的部下,是我的朋友。“

    老魯從沒有把自己當成是李長青的朋友,李長青救過他的性命,如果沒有李長青,他可能早已經死了。雖然他在此后已經多次救過李長青,可他仍然堅持李長青是自己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受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,這是老魯最常說的話。

    森羅溝的風很大,從入口前行大概兩百米的距離,道路就已經中斷,站在邊緣向下望去,下方就是垂直的山崖,通常飛鷹堡的人死后,他們都是將尸體從這里直接拋下去。

    老魯告訴他們,這里并非無路可走,在右側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個斜坡,從那里可以進入森羅溝的底部。在老魯的指引下并沒有花費太大功夫就找到了他所說的斜坡,那斜坡極陡,幾乎接近八十度,不過好在斜坡之上遍布巖石縫隙,而且其中還生有不少長青的樹木,羅獵決定進入溝底去看看。

    老魯提醒道:“這下面除了尸體就是野獸。“

    羅獵道:“四掌柜的就在上面等著吧,我們兩人下去,如果三個小時我們仍然沒有回來,你們也就不必再等。“

    老魯道:“大當家讓我來給兩位帶路,可沒說讓我等著你們。“他的意思是自己可不會在這里眼巴巴等他們三個小時。

    羅獵笑了笑,那邊張長弓已經率先沿著斜坡向溝底攀援,羅獵朝老魯抱了抱拳,然后追逐張長弓的腳步而去。

    森羅溝彌漫著一層灰蒙蒙的霧氣,沒多久,羅獵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霧氣之中,老魯眉頭緊皺,望著兩人直到消失,然后揮了揮手道:“回去!“

    這樣的斜坡雖然陡峭,卻難不住羅獵和張長弓,兩人來到中途,就看到數具掛在山崖和植被上的尸體,尸體上的皮肉大都被鷹鳥啄食一空,只剩下累累白骨。李長青率領這幫土匪占領了飛鷹堡,飛鷹堡原本的主人大都集聚在這條森羅溝,它們以死去土匪的尸體為食,從這一點上來說,也算是一種補償。

    一只黑鷹突破迷霧倏然向羅獵撲去,這些鷹鳥非常兇猛,發現外敵入侵,馬上發動攻擊,羅獵反應也是奇快,隨手就是一記飛刀射了出去,那黑鷹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,被飛刀穿胸而過,哀鳴一聲,直墜而下。

    不等黑鷹的尸體落地,一只翼展在兩米的禿鷲斜刺里飛掠過來,一口將黑鷹叼在了口中,將這只黑鷹當成了甜點。

    羅獵和張長弓雖然藝高人膽大,可也擔心身處斜坡之上成為眾鳥攻擊的對象,兩人迅速下行,很快就來到了谷底,森羅溝的底部到處都是累累白骨,其中有人,也有不少動物的骨骼。

    他們本以為溝底會有許多喜食腐肉的鳥獸,可除了剛才他們遇到的飛鷹和禿鷲,并沒有看到更多。森羅溝下方寬闊上方狹窄,這三角形的截面讓谷底的空氣流通不暢,谷底溫度要比上方高五度左右,不過腐敗的氣息充斥在谷底的空間中。

    兩人都受不了這腥臭的腐敗味道,戴上了事先準備的口罩。羅獵道:“你上次跟蹤到什么地方?“

    張長弓指了指上面,他也是第一次進入谷底。反手從后背摘下角弓,向前走了一步,踏在枯枝之上,早已腐朽的枯枝因承受不住壓力而斷裂,同時發出一聲脆響。

    張長弓聽到右側有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,迅速彎弓搭箭,瞄準聲音發出的地方一箭射了出去,這一箭沒入樹叢,卻如石沉大海,沒聽到任何的反應。羅獵也聽到了聲音,不過在張長弓射出那一箭之后,聲音平息了下去,側耳傾聽,只聽到頭頂的風聲。

    張長弓蹲下身去,在他前方的殘雪之上可看到一個模糊的腳印。

    腳印足趾分明,應當是赤足留下,張長弓估計這只腳要比自己的還要大上一圈,不可能是宋昌金留下。

    羅獵忽然道:“小心!“他一把將張長弓推開,一塊足有磨盤大小的巖石從上方直墜而下,落在他們剛剛站立的地方,巖石陷入凍土中一半有余,砸在凍土之上,泥土四處飛濺,不少砸在了兩人的身體上。

    羅獵想要從地上爬起,卻見頭頂一個龐大的黑影居高臨下向他撲來。這是一頭巨大的黑熊,危急之中,羅獵向右側連續翻滾,從黑熊的飛撲下逃脫。

    黑熊撲了個空,沉重的身軀重重落在地面上,發出蓬!的一聲巨響,宛如整個地底都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這黑熊正是他們此前在來飛鷹堡的途中遇到的那一只,不過那時黑熊的背上有人騎乘,現在它只是獨自前來。

    張長弓單膝跪地,迅速抽出羽箭,瞄準黑熊的右目倏然射出一箭。

    看似笨拙的黑熊竟然揚起右掌,啪!的一聲,準確無誤地將這一箭拍飛出去,然后一步步向張長弓逼近。

    張長弓同時抽出三支羽箭扣在弓弦之上,他膽色過人,即便在如此危險的局面下仍然保持著一如既往的冷靜。羅獵大聲道:“小心后面!“

    張長弓這才感覺到身后危險來臨,若是向前就將直面黑熊的攻擊,若是向后,只怕無法逃脫背后的突襲,張長弓向右側滑一步,身體移動的速度達到了極致,盡管如此,他仍然沒有逃過后方射來的一箭。

    一支羽箭從他的左肩射入,鏃尖穿透了他的肩頭,從胸前冒出頭來,張長弓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氣,沒等他做出下一步的反應,一股強大的牽拉力從箭桿上傳來,原來這支羽箭的尾端連著纖細的鋼絲,張長弓魁梧的身軀被拖拽倒地。

    比尋常黑熊大上一倍的巨熊一聲不吭,四肢行動的頻率卻瞬間加倍,它做好了撲向張長弓的準備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從黑熊的身后騰躍而起,羅獵竟然飛撲到了黑熊的背上,黑熊周身的毛發都豎立起來,它不得不放慢步伐,首先想要去解決這個身后的麻煩,先是用力晃動了一下臃腫的身軀,羅獵的左手抓住它頸部的肥肉,反手腰間抽出匕首,黑熊第一下未能將羅獵擺脫,猛然如同人類一般直立起來。

    羅獵左手用力牽拉,身體凌空躍起,右手的匕首向黑熊的右眼插去。
下载山西快乐十分app软件